寻子二十六年:到福利院找错孩子 儿子最近只距


更新时间: 2019-03-01

100米有多远?一脚油门,一个成年人的100多步,世界上速度最快的男运动员一个不到10秒的冲刺。

最远时,他向北走了50米左右,在马路对面的巷口吃饺子,而后去网吧上网,巷子里逼仄嘈杂,冯源时常瞥多少眼,从不进去。如果顺路走完剩下的一半路,冯源就能看到左手边林卜生夫妇的糕饼铺,铺子已经开了26年——距离冯源蜗居的老楼只有100多米。每天晚饭后,老板林卜生拉着妻子李淑贤,右拐到湘江边上,等妻子开口念叨儿子。

他们的儿子26年前被抱走了。1992年,还住在宁乡县的李淑贤未婚先孕,生了个男孩,起名“林雨南”,由于触犯了计生规定,不仅要罚款,孩子也要被“没收”,李淑贤把孩子藏在深山的远亲家,但仍是被乡政府找到,林卜生交了一万块钱罚款,但儿子还是被计生委的干部从乡政府抱走了。

以长沙湘江中路附近的一条老街为原点,无论向哪儿,100米之外的风物都没什么波澜:南北都是老街巷,青灰色水泥,红色砖石,饺子馆跟粉店招牌挤在一起,路上沤下的水腥味儿汹涌,修鞋店里叮叮当当。

但假如他们留意到经常在巷口吃饭的冯源,兴许不用北上一千多公里上访,也不必几乎跑遍长沙每个地方;如果他们能认出冯源就是当年被抱走的亲儿子,兴许会更早得到答案:

冯源就曾在这里窝了大半年,两室一厅,跟三个同学一起合租,每人摊派900块钱。他在长沙大学学土木工程,2015年毕业后,连换了多少个装修公司,最后一家公司压下一个月的工资,辞职后,他只能蹭同窗吃住,那段时间,拿不出一分钱。

林卜生同意:他们两个都不黑,妻子有两个深深的酒窝,儿子该像妈。

怕妻子好受,林卜生不敢先启齿提儿子——好在妻子忍不住,总会比划:“当初应该有这么高了吧?”林卜生点拍板:“高考,今年该上大学咯,怎么样也不晓得。”看到别人家孩子的身形和自己像,李淑贤会评论:“崽断定比他丢脸,白些、高些不?”

文|邱水 编辑|冯翊